云顶登录

《长篇连载》我没有月亮也没有六便士 - 16

云顶国际在线登录 ?

 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

  “你是王茜吧?我是老包,欢迎到我家来。”包先生走到跟前的时候,冲我摆了摆手,宽大的手掌,皮肤白皙。“您请坐。哟,老婆子,你怎么还让客人做家务?你瞧,王小姐围裙都扎上了,这样不妥。王小姐您是客人,客人就应该在客厅里坐着,喝茶,休息。快别干活了,把围裙摘了,到客厅里休息着。”一边用假装生气的眼神看着包太太。

  “是是是,老头子,都听你的。我看王小姐为人和善好相处,也不是计较之人,便叫她到厨房帮忙,我没把她当客人,是我不对。茜茜,你还是到客厅里坐着,你包叔叔回来了,做饭又快又好吃,别说你,我都是打下手的。”包太太到我跟前帮我把围裙摘了,拉着我的手到餐桌边,让我坐着喝茶。

  心里纵有不好意思,也只好客从主便,我乖乖地坐在餐桌边,笑着看着包先生和太太。

  “伊莉莎,快来洗菜切菜,让妈妈休息一下,她都累了一天了。”包先生系上红色的围裙,让伊莉莎系上包太太的围裙,到中厨里忙乎去了。

  “包太太,您先生好心疼你,真幸福。”包先生胖乎乎的背影,像极了我爸爸,个子不高,头发不多,肩膀宽厚。“一儿一女,圆满了。”?

  “不止呢,小儿子上学去了,下午两点才下课。”包太太的眼睛可以挤出蜜糖来,又塞了几颗花生到我面前的小碟子里,抓起一个饱满的新奇士橙子,认真地揉搓起来。?

  我的眼睛瞪大:“您还有一个小儿子在上小学?原本凯旋和伊莉莎都成人了,您和包先生可以休息了,但您们现在一定还是很忙吧。”

  橙子被包太太揉了又揉,像搓面团一般。“可不。要是不生那小家伙,现在我就可以同老包到处旅游了。来,茜茜,帮我把这橙子压一压,一会好剥开。”

  橙子从来都是被切开的,没有试过手剥,便学着包太太搓了搓,又站起来压了压。

  “我们老包家的传统,手剥橙子,剥之前先把皮压松,这样好剥,一会我演示给你看。”

  包太太在认真地教我怎样手剥橙子,包先生在中式厨房里忙前忙后,伊莉莎窜来窜去帮着他,当下的我有点恍惚身在何处。不一会厨房里传来菜香,那是一种特有的美满家庭的烟火气。找工作的烦恼已经被我抛之脑后,有那么个瞬间,心里不再害怕。

  饭菜很快上桌,凯旋也从楼上下来,我的心忽然紧张地抽紧,也许是作为一个外人,被他们热情地接纳的一种不知所措,华丽的语言此刻听起来虚伪。

  “来来来,给王茜小姐倒上果汁,我们举杯!”包先生举着自己的茶,“欢迎她到我们家做客。随意做的家常菜,希望合你口味。”

  包太太偷偷靠着我,低声说:“老包在国内是大企业的头,做报告惯了,所以架势特别足,慢慢你就习惯了。”边说边捂嘴笑。

  我笑着举着果汁杯,“谢谢包先生包太太的盛情邀请,说心里话,真是不好意思。萍水相逢你们却待我像家人一样亲,特别感动。谢谢。”咕噜咕噜喝下两大口,又酸又甜,还有少许果肉。

  “快坐下吃饭。”包太太拉着我坐下。“报告结束了,老包你也辛苦了,赶紧吃吧。”看到包太太故意的讽刺,包先生撇了撇嘴,假装生气。

  “饿死我了。”伊莉莎吐了一口气。“大家吃饭。”

  “大家吃饭。”凯旋也跟着说。“王茜姐您多吃。”

  红色绿色交织,蔬菜鸡翅搭配和谐,香味扑鼻而来,可我的鼻子很酸,眼睛也开始模糊,错觉让我呆呆地想,我是不是本来就属于这里?

  吃完饭,凯旋开车送我到公交车站。他的车速很快而且很猛,我的心突突跳。“凯旋弟弟,你好像在开赛车。”

  “王茜姐,不好意思,习惯开快车了。我马上慢下来。”凯旋笑起来,车里都亮了。?

  我坐在公交车上,看着这个满大街都是中文招牌的城市列治文,街上走来走去的华人,一时又恍惚了。

  回到林伯母家,她板着脸坐在餐桌前,默默地摘着百加利的杂叶。

  我走到她跟前,“林伯母,我想同您说个事。”

  她停下手中的活,从老花镜后抬起眼。“王小姐,请问什么事?”

  “是这样。”我还是有点犹豫,毕竟只住了一个月。“有个工作在列治文,所以我想搬去列治文。”临时居然撒起谎来,撒谎是为了让说谎的人心安理得一点。

  林伯母紧张地放下百加利,情绪激动:“王小姐,你要去哪里工作我不拦着,可是搬出要提前一个月通知的,这是加拿大的法律规定。你要是马上走,押金我不会退的,不是我绝情,但本地法律就是这么定的。这是规矩,你要按规矩来。”说完又捡起百加利继续摘小小的叶子。

  一百多加币是一笔巨款,我不可能白白扔下水。紧紧地咬着牙,我声音颤抖:“林伯母,看在林力的份上,您能不能通融一下?谢谢您了。”

  “看在林力的份上,我才为你留了房间,已经让我白白损失了两周的租金,这已经是有情有义。现在你想走就走,那我岂不是又要损失两周的租金?不可能!你做人也要考虑别人的难处,不能光想自己吧?王小姐!”

  “林伯母,要是我能马上找到人来租您的房子,不让您蒙受损失,您是不是就可以退我的押金?”情急之下总是办法比问题多。

  林伯母犹豫了一下,想要张嘴说话,又合上。过了几分钟,她抬起头说:“本来这样的安排我是不会接受的,但是既然你是林力的朋友,又刚来加拿大,也不容易,就按你说的做吧。”

  与她冷峻的目光相交的时候,我居然不恨她,反而有点同情她,一个女人拉扯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,自己也零星打着工厂车衣工,够不容易的,自己也有不对,既然来到加拿大,就该按照本地的规矩做事。

  “谢谢您林伯母,真的谢谢您!”我急忙上楼回房间了。

  背后传来小声的嘀咕声:“列治文有什么合适的工作?还不是华人超市或者餐馆。”

  关上门后,我急忙打开电脑,想看看有没有面试通知。收信箱里空空如也。电话忽然响起来。

  “哈罗,我是茜。”

  “您好王茜小姐,我是华人报的丽萨小姐,想问问您明天早上有没有空?我们老板想邀请您来面试。”

  我的心跳加速,语气激动:“有空有空!很有空!请问您的地址在哪里?我马上写下来。还有,几点方便?”

  “十点可以吗?我们在列治文的一个写字楼里,一会把公司地址给您发邮件过去。那我们说定了,明天十点见。”

  “十点见!”

  这是最幸运的一天,我一下倒在床上,看着窗外薄薄的云层,清澈的天空,心儿也飘到了天上。